白山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!

H&M抵制新疆棉花引众怒 线上线下销售均受影响

时间:2021-04-04 21:02

  H&M抵制新疆棉花引众怒

  来源:楚天都市报

  H&M广州门店冷冷清清

 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曾凌轲 刘琴 赵德龙 周浩

  瑞典品牌H&M日前在官网称由于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和宗教歧视等问题,故不再采购新疆棉花,也不和任何新疆服装厂合作。此言论一出,引发网友众怒。中国外交部、商务部等部门接连发声,称新疆棉花不容抹黑和玷污。

  多名新疆棉农昨日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他们多年前已实现机械化采棉,不能理解这些国外品牌的无端指控。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分析称,如不能及时道歉,此次事件恐给H&M这些国外品牌打上辱华标签,对其品牌形象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害。

  H&M抵制新疆棉花 外交部商务部接连发声

  3月24日,有网友发现瑞典品牌H&M官网发布调查报告称,H&M集团对来自民间社会组织的报告和媒体的报道深表关注,其中包括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少数民族强迫劳动和宗教歧视的指控。H&M集团还表示集团的棉花供应商均来自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(BCI),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,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/原材料。

  H&M发布的内容引发网友众怒。3月24日下午,H&M原中国区代言人黄轩和宋茜先后声明与该品牌解除合作。而更多品牌如耐克、阿迪达斯、优衣库、匡威等,也被发现曾加入BCI。

  24日晚间,H&M中国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,H&M确保全球供应商均遵循可持续发展承诺,并不直接代表任何政治立场。H&M集团通过全球认证的第三方采购更可持续的棉花,并不直接从任何供应商处采购棉花。但该声明被网友认为毫无诚意。

  “由于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,BCI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BCI棉花许可证。这意味着我们产品所需要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获得。”据了解到,从2019年到2020年,已有多家新疆棉花生产企业收到BCI的“终止合作邮件”。

  近两日,外交部、商务部等部门接连发声批评称新疆棉花不容抹黑和玷污。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还表示,欢迎外国企业到新疆实地考察。

  线下门店销售受影响 多名合作明星宣布解约

  3月24日晚间,极目新闻记者就发现淘宝、京东等电商平台已搜索不到H&M商店。3月25日,该事件继续发酵。不仅百度地图等APP搜索不到H&M门店,滴滴打车也无法显示以H&M为关键词的终点。另外,一些外国品牌则迎来中国明星解约潮。王一博与耐克解除合作;井柏然、倪妮与优衣库解除合作;张艺兴与CK、匡威解除合作;易烊千玺也与阿迪达斯解除了合作。

  25日,极目新闻记者探访北上广三地H&M线下门店发现,上海门店受影响最为严重。当天上午,上海市黄浦区南京东路悦荟广场的H&M线下门店,店内顾客寥寥无几,店门口有多名顾客观望。

  门店内通道处,极目新闻记者碰到一过路女士正劝两名老人暂时不要购买H&M产品。“老人都是靠退休金生活,他们的产品也不便宜,不想让老人花冤枉钱。”该女士说她是上海人,昨日看到H&M拒绝使用新疆棉花很愤怒,可能老人没关注相关新闻,所以才上前劝阻。

  在北京和广州两地,记者探访了H&M朝阳区三里屯太古里店和天河区高德置地广场店,顾客同样屈指可数。有多名市民在店门口驻足观望,拍摄照片或视频。也有人经旁人提醒后,放弃购买转身离店。

  多名新疆棉农证实 多年前当地已实现机械采棉

  3月25日,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多位新疆棉农。他们表示,多年前他们的棉田就已经实现机械化采摘棉花,对于“强迫劳动”的指控,他们实在摸不着头脑。

  新疆铁门关市一家棉花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吴先生,今年40岁,对棉花有着深厚情感。“我爸妈年轻时从家乡来到新疆,在这里以种植棉花为主,他们退休后,我接着种棉花。”吴先生说,目前他在当地承包了8000亩棉花地,每到9月底都会采用机械化采棉,“三台采棉机,半个月就可以采摘完。”

  在吴先生的记忆中,机械化采棉12年前就开始推广了。采棉机下地,只有田地两头的棉花需要人工采,大概10米左右,自家人就能采完。在这之前,有不少来自甘肃、河南等地的农民工到新疆采棉花挣钱,非常勤劳,也很能吃苦。“那个时候人工采棉,他们只需要来人,其他所有的费用我们都包了。”吴先生说。

  新疆塔城的张先生从事棉花生意有20年,他承包了4000亩棉花地,6年前实现了机械化采摘。

  张先生说,6年前他需要招工采摘棉花,以计重的形式给采棉工人付劳动薪酬。采棉花的农民工大多来自甘肃、河南、四川等地,每到采棉花的季节,就有人主动来问。“手快的一天可以挣300元,手慢的一天也能挣100多元。”张先生说,一亩棉花地产400公斤左右棉花,要把4000亩棉花地人工采摘完,需要350人左右,时间长达一个月。

  自从采棉机械化后,张先生只需要招30个管理棉花地的工人,从春季播种到秋季收割,工人们只需要锄草、浇水,这两项也是工人操作机器完成。

  若H&M不及时道歉 造成的损害将难以挽回

  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助理教授王鹏向极目新闻记者分析,从宏观角度来看,国外的快时尚品牌在21世纪初陆续进入中国后,经历了飞速发展的阶段。眼下以H&M等为代表的快时尚品牌进入了一个相对衰退期,95后、00后消费群体更青睐个性化潮牌。

  在H&M的销售版图中,中国市场的地位仍在不断上升。王鹏指出,中国内地市场从位列H&M集团全球前五大市场之一,到2020年成为四大市场之一。H&M毛利率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约为36.6%和37%,由此估算,仅这两年H&M在中国内地的毛利就达60亿元人民币。

  “目前来看,这次H&M事件会有两个走向。如果不马上解决,从长线角度,H&M可能会在年轻群体中形成根深蒂固的辱华印象,在中国甚至华人圈的品牌形象到销售的下滑都会难以恢复。”王鹏说,即使H&M及时道歉,短时间内可以消弭部分影响,此次事件对品牌形象仍是种伤害。此前奢侈品牌D&G就曾发生过辱华事件,此后虽然道歉,但在国内的品牌曝光度和销量至今仍受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