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山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!

网络环境“恶劣”一点,现实可能会“好”一点

时间:2020-07-10 10:36

(首先声明部分事件如网络欺诈活动、兜售非法物等违法犯罪行为应严厉打击,不留余地。)

即骂人。可能你会认为难道骂人还能说出好东西来?文明社会需要文明,骂人像什么话。其实,骂人是我国自古以来就有的。

文明和开汽车有相似点—惯性。我们说停车不可能立马就能停;昨天我们还在“口吐芬芳”,今天我们不可能就句句“子曰”。古代骂人中的“模范”人物,诸葛亮算一个。犹记得亮大骂王朗:“皓首匹夫,苍髯老贼”“一条断脊之犬,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,我从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”近代鲁迅算一个。郭沫若曾公开大骂鲁迅是文化流氓,鲁迅回了十个字:“远看是条狗,近看郭沫若。”

今天,人们骂人内容侧重家人和身体器官,以前侧重各种动物,其中狗最多。当然不能说二者谁更好更坏。但可见今天骂人是有原因的,文化惯性就是原因之一。

骂人即继承了传统,虽然是不太好的。但是不是也拥有了将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型发展的实验品呢?

每天早上翻开手机一看,各种杂七杂八的新闻映入眼帘,每条都好像在说:“点我,点我。”以我为例,“好奇地点进,失望地出来”的次数好像更多。我相信有我一个,就有一群人也有类似的情况。于是人们渐渐意识到自己好像上当了。

这种“上当感”可以是埋藏在人们头脑中的独立思考的种子。聪明的人会逐渐开悟,在以后的生活里渐渐培育了一种思维,即不人云亦云、不被传统束缚和眼见不一定为实的怀疑思维;不太聪明的人会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有了这颗种子,但在生活中不将其进行培养,依然按照以前的方式生活。另一种是认为自己上当过一次,那可能会有两次、三次、四次乃至无数次,所以干脆以后什么都不信了,成为了社会的局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