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山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!

这个曾让凤雏庞统丢失性命的小城,在全国原是

时间:2020-07-04 02:48

这个从成都东站坐高铁一路向北只需要18分钟就可以到达的城市,位于成都的六环内,和成都青白江区接壤,比成都代管的都江堰更接近成都,但是它现在只能看着一群白的黑的黄的孩子,抱着成都的大腿喊老汉。

今天的成都,都快变成了“成都省”,除了“一川填一城”造就了它巨大的体量,在体积上,也让很多省会城市遥拜下风。随着西南方向的新津在6月19日官宣撤县设区,成都就此坐拥12个区,还有3个县和代管的5个县级市。

3个县是大邑、浦江以及与广汉只有一箭之遥的金堂,5个县级市则是邛崃、彭州、崇州以及都江堰,还有一个就是在成都东扩中于2016年重新被收回来了的简阳。

和简阳一样,广汉一早就属于成都,明清时均隶属于成都府。清时的成都府,下辖成都、华阳、双流、温江、新繁、金堂、新都、郫县、灌县、彭县、崇宁、新津、什邡共13县,及崇庆州、简州、汉州共3散州。其中,简州就是今天的简阳,而汉州便是今天的广汉。但和简阳相比,广汉和什邡依旧流落在外。

从成都分出去,也许是看着成都太过于庞大,怕影响全省的消化不良。广汉和成都之间分分合合,最后被彻底地被扔给了新设立的德阳市。

德阳为什么会“异军突起”?在千马看来,大概跟德阳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,中苏关系恶化,导致中国的重工有意识地从东北迁往更安全的内地有关。在德阳,国家相继布点建设了西南重型机器厂(后更名第二重型机器厂)和德阳水力发电设备厂(后更名东方电机厂)。三线建设开始后,这两家单位续建工程整体纳入国家三线建设歼灭战项目,并开工建设东方汽轮机厂,迁建东方电工机械厂等企业。

所以,1983年,原先还属于川B绵阳的德阳,从成都这边要来了广汉、什邡,然后又从同样大块头的绵阳,要来了中江、绵竹,然后在成都和绵阳之间,又新设了地级德阳市——这也让德阳位列成都、重庆、自贡、渡口(今攀枝花)、泸州之后,成为当时四川建立的第五个地级市。

在这一轮轮的操作当中,广汉彻底地就成了一个隶属于德阳的小城。但事实上,历史上的广汉,一点都不比今天成都的那些区县弱,甚至地位直逼大户成都。

从广汉的名字,就可以看出它曾经阔气过。所谓广汉,即“广至汉水”。不过千马也曾一度疑惑,汉水在什么地方?打今天的陕西汉中经过,而汉中,从广汉向北出德阳、绵阳才到,隔了好几个地方,它们之间怎么可能发生关联?后来才知道,它的祖辈其实是与蜀郡和犍为郡古号为三蜀的广汉郡。

该郡乃西汉高帝六年(前201年)所置,辖境不仅包括了成都以北的大块地方,而且还延伸到了今天陕西的地界。古蜀道之一的金牛道便位于该郡辖区内。当年中原王朝要想灭蜀,最容易走的路线,就是从汉中取金牛道南下,出了剑门关,就是沃野千里的四川盆地。可以说,广汉郡对于四川,地位特别重要。

今天,我们还是能在广汉的城区,看到广汉郡遗留下来的其中一个郡治——雒城。这个字曾一度坑了很多人。但要熟读三国,却又死活跳不过。因为刘备曾在这里围过城打过仗,还不幸将“凤雏”庞统的性命丢在这里(中流失而死)。但也正因为此,给了诸葛亮独当一面的机会。更重要的是,由于刘备最终拿下雒城,待在成都的刘璋心理彻底崩溃,最终任由对手鸠占鹊巢,成为蜀地新主。

雒,读luò,古同“洛”,前前前中国首富,盛大游戏的陈天桥的爱人,就叫雒芊芊。从刘备死活都要打雒城来看,其实是把它当成了成都的北大门。

也正因为广汉郡如此重要,加上地儿太大,派谁都守不过来,所以刘备入主蜀地之后,将广汉郡一分为三:雒城依然称广汉郡,同时在北部设梓潼郡(郡治在梓潼),东南部设东广汉郡(郡治在广汉县,今射洪南)。缩水后的广汉郡,作用也格外明确,那就是集中资源为守住成都服务。

然而,从一个巨大的广汉郡,变成了成都的守夜人,广汉在逐渐缩小地盘的同时,也逐渐掩没于成都那巨大身躯所带来的阴影之中。即使脱离成都,那阴影也经久不散。

今天,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广汉,就连雒城遗址,也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市民公园。6月份,千马曾去过那里,如果不是那些城墙,和国内的三国雕塑,让人很难忆起此地的风云,以及那“广至汉水”的庞然气魄。大概也只有三星堆这一重大考古发现,才让广汉多多少少掀起了国人情感的涟漪。

三星堆,因遗址内有三个连绵起伏的黄土堆而得“三星伴月”的美名,位于广汉城区西北,自从1929年春,当地一位农民在淘沟时偶然发现了一处规模庞大玉器坑,此地就此成为中国考古史上的重要地标。到1986年,三星堆总共出土了九百多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旷世珍品,其中包括让人瞠目结舌的青铜立人,以及戴冠纵目人青铜面具。

前者身高1米7左右,连座通高2.62米,重180公斤,高鼻、粗眉、大眼,根本就有异于我们东方人的形象。

后者是一个青铜面具,但大鼻子,尖耳朵,长长的嘴咧至耳根,更怪异的是,它那两只眼珠突出眼眶竟然达16.5厘米……

让人拍手称奇的还有青铜神树,其高384厘米,树上九枝,枝上立鸟栖息,跟《山海经》中所描述的“汤谷上有扶桑,十日所浴,在黑齿北”如出一辙。

某种意义上,这棵青铜神树倒是符合中国传统的神话传说,也符合东方先民对“树”的崇拜——在它们看来,神树可供太阳神鸟栖息,或者可视为人类的“登天之梯”。当然,树还具有立杆测影、以定时刻之功能。

看着这些出土的文物,想象着先人在科技条件匮乏的古时,是如何造出这些精美,甚至让现代人都叹为观止的艺术作品?更让人揣摩不透的,像青铜立人以及纵目形象,又是从何而来?总而言之,它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古蜀世界。那么,这个有别于中原文明的古蜀世界,到底是原生的,还是外来的?

如果是外来的,那么,是从西亚流入的,还干脆就是天外文明?不管如何,这些猜想哪怕有一点被证实,都会颠覆我们对中华文明所持有的传统观念,历史结论也会被改写。

这也让广汉这块土地,到今天还充满着神秘的色彩。不过,当下的广汉,却更看重自己现实的问题,那就是能否像简阳的一样,重新“回家”。

千马在查询资料时发现,有不少人在认真探讨,广汉是否有成为德阳市辖区的可能,但千马猜测,它更大的心思,应该还在成都身上——尽管名声被遮蔽,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成都也可以为它遮风挡雨。

在广汉市当地政府官网上,曾对这样的两个问题作过解答,一个是“撤市设区对广汉历史文脉有无影响”,答曰:“从文化的角度看,县改市也好,市改区也好,并不意味着地域文化的消亡,也不代表着历史文脉的破坏。从雒县到广汉郡、汉州、广汉县、广汉市,无论是叫什么名、归属何地,都没有阻断广汉的文脉延续。同样,广汉历史文化也不会因为撤市设区就不复存在,而将会永远延续,并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继续绽放光芒。”

但事实上,很多人反对广汉撤市设区,并不在于历史文脉,而更在于想要广汉划入成都市管辖。

不过,对于“广汉有无可能划入成都”这个问题,广汉当地也挺有自知之明,“上级相关部门已明确表示,全省地级市(州)行政区划范围尚无调整计划,广汉划入成都不具备可行性。网络上关于‘达到20万人以上签字就可以争取划入成都’的说法纯属谣言。”

毕竟,即使自己心动,但德阳不放,也是枉然。相比绵竹、什邡,这个有着悠久历史文明之地,经济实力相对较强。划出广汉,等于自断经脉。

事实上,摆在广汉面前,其实还有一个是“宁做鸡头”还是“甘当凤尾”的问题。想象着“回家”能让自己参与成都大发展的红利当中,也许对广汉来说,还只是个想象。如果广汉不信,可以看看靠近自己的成都青白江区。这个从1960年就成为成都的一个区的地方,本应该有着飞黄腾达的景象,但是直到今天,它都感觉像是这个超级省会中被遗忘的角落。原因很简单,成都对自身的发展有比较清晰的定位,那就是向东向南,而非向北。

广汉即使一意孤行想要回成都,也只能是看着简阳啃骨头,自己喝汤而已。相反,留在德阳,还是德阳心头的一块肉。孰重孰轻,广汉也不能不考虑清楚。

当然,广汉纠结了半天,也不是一无所得。今天的德阳,也在追求成德同城。作为更靠近成都的广汉,也被赋予了成都大都市圈重要枢纽节点的意义。也就是说,未来的广汉将是双向发展,分别向成都和德阳融合,未来的发展目标也将围绕悠久历史文化,以及成德绵经济带和成渝经济区大作文章,大力吸引周边产业与人口流入。

在广汉制定的城市总规划(2015-2030),它也理直气壮地将自身定位为:“成都平原城市群的区域节点和高端制造业基地,传承古蜀文明的历史文化名城,生态宜居的天府水木田园城市。”

采写 | 王千马(中国企业研究者,中国商业地理写作第一人。出版有《重新发现上海1840-1949》、《海派再起》(海派系列);《盘活:中国民间金融百年风云》、《宁波帮:天下第一商帮如何搅动近代中国》(商帮系列);《新制造时代:李书福与吉利、沃尔沃的超级制造》、《玩美:红星美凯龙30年独家商业智慧》(企业官方传记系列);《紫菜爸爸》(人物传记系列);以及《大国出行:汽车里的城市战争》(城市发现系列)等十数部作品,并主编有《无法独活:致喂大的年轻人》、《不焦虑的青春》。2017年,凤凰卫视“凤凰大视野”根据《盘活:中国民间金融百年风云》拍摄制作了五集纪录片。2019年,“吾球商业地理”参与吴晓波频道的12集纪录片《地标70年》的拍摄合作,通过12个中国地标见证新中国70年的风雨历程!此外,“吾球商业地理”在2018年以及2019年两度荣获齐鲁晚报齐鲁壹点“年度十大壹点号”称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