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山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!

哈啰出行,公益在路上

时间:2020-04-27 07:40

她是武汉江夏区金口中心卫生院范湖分院的一名血液检验科医生,看到疫情扩散,原本在荆州市公安县老家过年的她,迫切想要回到岗位上。在各地封路的情况下,她使用共享单车,骑行了3天2夜,回到了单位。

新冠疫情的反复让人们无法预判未来经济的走向,但是,正是无数像甘如意这样的义无反顾的平凡英雄,让我们有了打赢新冠疫情防控战的希望。

而小小的共享单车,也成了全民战疫中有力的武器之一。在疫情紧张的时期,它是医护等抗疫一线的出行工具,复工复产初期,它解决了大部分出行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。

小小两轮挑起了城市出行重担。4月22日世界地球日这一天,哈啰出行发布的《2019年度企业社会责任报告》显示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两轮交通工具成为许多市民首选出行方式。自2月10日企业复工首日以来,一线城市以通勤为主的骑行需求有明显增长,3公里以上长距离骑行量占比较去年同期几乎翻番。

而在武汉地区公交停运,交通管制时期,为了确保医护及各类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免费出行,哈啰单车更是宣布在湖北地区暂停收费,人们每天可不限时间、不限次数使用,体现了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的社会责任感。

一直以来,在人们的认识中,当一个公司做大做强后,才会成立社会服务部门,开始关注公益事项。创业公司还在生存阶段,更多的是索取资本和市场的支持。但共享出行的社会属性极强,从行业诞生起,就和社会责任联系在了一起。

而哈啰单车自创立以来,在追求自己运营效率的同时,也不忘回馈社会,积极探索“业务+公益”。

哈啰出行把“行好每一程”当作自己的slogan。它设立“哈啰公益专项基金”通过让宝贝回家、乡间骑行等公益活动,推动“全民公益”的发展。从低碳出行到爱心公益,哈啰出行的做法证明了,对于一个健康增长的平台而言,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并不矛盾,反而是相辅相成。

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可持续城市项目主任刘岱宗指出,共享单车是城市公共交通系统的补充,步行可达距离为500至800米,而自行车可达距离为7至10公里,“共享单车+地铁”顺畅接驳,解决了人们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出行难题,共享单车将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数据显示,仅2019年早晚高峰时段,哈啰两轮出行已累计为用户节省超1.3亿小时,时长相当于人类从旧石器时代进化至互联网时代。其中,年度骑行次数最多的用户高达 3202次,相当于每天平均骑行8次左右。

如果说,政府提供的公共交通网络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主动脉,那么共享出行的服务就是毛细血管,分担了公共交通的压力。而当多一位用户选择骑行,路上可能就少跑着一辆机动车。对共享单车而言,骑行的人越多,节能减排的效果就越明显,公益环保性也越强。

哈啰出行的《2019年度企业社会责任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9年底,哈啰用户累计两轮骑行总里程超237亿公里,累计减少超过280万吨碳排放,相当于种植1.72亿棵梭梭树。而哈啰顺风车累计为司机分摊超48亿元的油费成本,为乘客省下了超96亿 元出行费用。

而为了宣传低碳出行,哈啰还联合支付宝、自行车王国荷兰等机构和国家,组织过诸如“骑哈啰树榜样,有趣更有益”植树月、“中荷低碳骑行之旅”等公益活动,让用户切身感受为地球节能减塑的快乐。

出行方式改变的影响正在扩大。今天,共享出行已从早期年轻用户热衷逐步走向社会大众普惠,60后和70后用户群体增长明显。在用途上,骑行也不再仅仅是通勤工具,更成为人们日常休闲娱乐、锻炼放松的一种形式,是绿色低碳生活态度的缩影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两三年前的共享单车大战,也造成了资源浪费、乱停乱放、报废车辆堆积等问题,引起过极大的社会争议。北京市最近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共享单车专项整治活动,期间仅回收的破损、废弃车辆就高达19.5万辆。

“实际上,我们早期做共享单车的时候,就意识到短期这个业务是看你有多少钱,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造出最多的车,投放到最高的密度,基本上你就能获得最多的用户。但实际上资源总是有限的,不能长期以一种纯消耗的方式去占领市场。”哈啰出行的联合创始人李开逐在近日与投资机构GGV对话时表示,哈啰出行一开始就注重提升运营效率,投入了很多技术研发力量。在他看来,这才是长期的竞争力所在。

创立之初,哈啰就提出“单车全生命管理系统”,在车辆“设计、生产、投放、管理、回收、再生”等环节贯彻国际循环经济中标准的“3R”原则,即Reduce(减量化)、Reuse(再使用)、Recycle(再循环),积极探索废旧单车的金循环再利用和创意再生,例如:利用废旧车轮再生流浪猫窝,向用户传递绿色有爱的生产生活方式。之前曾有数据显示,截止2019年6月,哈啰出行已回收再生处理车轮超50万条,车篮超25万个,车座近7万个。

绿色低碳,只是哈啰持续践行的公益方向之一。为了践行“行好每一程”的理念,哈啰出行多次通过各种公益活动,借助哈啰出行的顺风车业务,通过互联网平台招募爱心车主,实现城内和跨城护送。

比如今年1月1日,被拐34年的马杰,在哈啰顺风车主的帮助下回到了自己的亲人身边。当天护送马杰回家的哈啰爱心顺风车主王东亮说,自己平时就一直参与公益,尤其关注被拐儿童这块,自己也曾帮助过好几个孩子找到父母。非常感谢哈啰顺风车平台给予的机会,让更多爱心车主能参与其中。

2019年8月,针对暑假结束后要返回老家准备开学的孩子,哈啰出行与网易新闻联合举办了“‘粤来粤往’——‘小候鸟’顺风之旅”免费回家计划,100多位热心的哈啰顺风车主参与了暖心的护送之旅。

“分享空座,绿色出行;方便别人,快乐自己。”哈啰出行在倡导低碳出行的同时,也温暖了很多人归家的路途。而这种爱心,也通过持续不断的公益活动,传递给了更多的用户。

年初的疫情,让中国经济经历了暂停到重启之难,两轮产业链也未能幸免,数百家中小企业或多或少面临复工复产困难。数据显示,一些工厂员工到岗率不足10%,连一条流水线都铺不满,生产计划被完全打乱。

疫情之下,哈啰出行选择与产业链搀扶前行,共同进退。2020年2月,哈啰出行推出了“产业伙伴援助计划”,为产业生态合作伙伴提供一系列援助服务,包括搭建工厂信息交流平台、提供劳务资源信息、开展产线复产针对性培训等,帮助合作伙伴快速、有序复工复产。

通过“产业伙伴援助计划”,一些工厂在得到稳定订单后有序复产,一些企业拿到了用工补贴,还有个别员工严重紧缺的工厂,哈啰甚至抽调自己的员工,组队上产线参与生产。

“哈啰出行给了我们这些生产制造型企业很大的信心。合作这两年来,哈啰的共生共荣的产业理念让我们在方向上更加聚焦;无论是在产品工艺水平、精益生产,还是在团队建设方面,他们给我们的帮助非常大。”华南某OEM智能锁厂负责人周先生坦言,目前正投入资金,逆势兴建二期工厂以承接更多来自哈啰的订单。

“作为二轮共享出行行业的头部企业,哈啰出行一直很关注产业合作伙伴的生态运营。所以在疫情出现后,哈啰第一时间去了解生态合作伙伴的困难,并推出产业伙伴援助计划。”哈啰出行供给经营管理中心总经理程亮说。

当自行车变成共享单车后,单车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,从生产智能马蹄锁及芯片等智能件的生产商,到共享单车OEM组装工厂,再到共享出行平台,大家就都在同一条船上,休憩与共。

“我们希望建立的是一种共生共荣关系,哈啰出行负责研发和运维合作伙伴贡献自己的特长, 大家一起成为一个生态,共同推动行业发展,每家企业都是主角。”哈啰出行在社会责任报告中表示。

实际上,每年春季万物复苏之时,哈啰出行都会推出“春晓系列”行动:在市场上投放一些新车,以满足春季用户应时而增的骑行需求。

但在哈啰出行看来,新车投放计划需要产业的支撑,但哈啰出行与合作伙伴的关系并非只是简单的买方和卖方,对于合作伙伴的支持也并非只是给了多少订单。

哈啰出行将自己定位为产业生态升级的推动者,致力于建立共生共荣的生态战略,共同满足出行市场日益提升的需求。“我们推广精益生产,建立专门技术团队帮助伙伴提升效率。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培训,而是手把手去帮助合作伙伴优化工艺流程,定期与OEM 复盘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的问题。整体效率的提升降 低了整个生态的成本,并能分享带来的收益,让我们有能力作为一个整体更好地满足出行市场日益提升的需求。”

哈啰出行的数据显示,4月8日,湖北武汉解封当日,当当地地铁站骑行量,较前两日上升幅度达到了70%,更是1月23日封城当日订单的整整10倍。小小的共享单车,成为人们复工复产的重要工具。

眼下,全民战疫进入下半程,各级政府出台了各种政策都把作为民生之本的居民就业放在首位。但是,由于防控疫情的需要,线下培训教育、酒店、旅行、外贸等行业不得不暂时降低活跃度甚至暂定营业,带来了全球普遍性的贸易收缩和失业潮。据媒体报道,美国等国家地区的失业率都创下历年新高。

短期内,很多人面临着无工可开,收入断崖式下跌的处境。但外卖、共享单车等行业带来了新岗位,激活了基层就业。

近期,哈啰在全国范围内启动“共享岗位计划”,公开招聘“共享员工”8000名,主要面向因疫歇工的机构和个人,短短一周内就收到来自28个省区市超过5000份简历。

这些岗位,从车辆修理到调度,即满足了哈啰出行的用工需求,保障了用户使用体验,也动态缓解了临时性社会失业,达成双赢。据统计,哈啰出行已累计为社会提供约30000个运维岗位,其中有15%为难以在劳动力市场竞争就业的“4050人员”。

除了运维工作,哈啰还鼓励一线运维人员积极参加形式不一的各项公益活动。扫雪、扶贫、帮助志愿者做义工、寻找失联儿童、拯救流浪小动物等活动中经常可以见到哈啰单车运维人员的身影。

新出行带来新就业。在哈啰,通过工作和公益活动,这些员工不仅获得了一份稳定的薪资,也找到了他们的社会归属感。

而从整个产业来看,截至2019年底,哈啰出行覆盖上游供应商有近300家生态伙伴,分布在江苏、浙江、广东、福建、天津、河南等地区,每年拉动上游企业创造产值上百亿元,直接为上游创造超5万就业岗位,间接为上游创造超20万就业岗位。

作为共享出行的头部企业,哈啰一边通过创新迭代车辆技术、提升运维精细化水平等促进企业自身的健康生长,一边利用自己的平台特点积极投身社会公益,并将“行好每一程”的理念传递给用户,温暖了行路人。

决定未来共享出行行业未来的,不是押金多寡、费用多少、车辆分布,而是其究竟在现代城市交通体系中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为社会大众解决什么样的出行问题,以什么样的方式,让城市生活更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