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山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!

摄影师SOY专访:奈何识君晚,斯是知心人

时间:2020-04-22 07:20

索尼(SONY)合作摄影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(UNDP)合作摄影师视觉中国(VCG)签约摄影师汉华艺美(CFP)签约摄影师作品曾被《视觉中国年度画册》,《National Geographic》,《Lonely Planet》,《影像视觉》,《摄影之友》,《生活周刊》,《中国摄影报》等书籍报刊收录,摄影作品被古元美术馆收藏。

Q1:Soy老师您好(▽`)欢迎作客本期NiSi专访!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,最初喜欢拍摄什么题材,走上摄影之路的契机是?

答:在我家里从小有个传说,小时候没有什么消遣节目,所以我对我家中的那堆意气风发的陌生年轻人照片出神,现在想想也很蒙太奇,所以从小不务正业的走上了拍照之路,当然很多时候臆想之路往往是黑道这个倒是没有想到的。

答:广东话有一句“周身刀没张利”,大概意思就是指我这种吧。爱好太多倒过来就是不精修不专业。确实我的爱好大概也是这样。早说唯一的好处,也许就是娱乐了自己,也让自己知道自身是有多少的不足。映射在摄影上,恰好就是凑成了而对拍摄对象的深深敬畏。

拍摄是一种有情绪的事,像拍摄高山类的照片,因为了解自己的能力只能作为游客而一生到此一游,会特别留意高山背夫龟裂的手指老茧,沿途植被上坚毅盛开的小花,厨子多年户外厨房在锅底留下的坑印。但这不完全是爱好使然,对拍摄对象的理解越深,回馈越大。

答:或者谦虚的反差萌是一种美德,于是我常常自认为我是一个羞涩的人。我恰好认为我非常非常不善于拍摄人物,每个想拍的人都让我觉得太艰难了,所以我不会指导我的拍摄对象。

拍摄人物,最难的就是在可以留下的映像中,如何能保留下当时人物的情绪、光影、都是渴望不可求。

我倒是有个不稳健成功率不高的小建议,就是拍摄前可以稍微的去尝试建立一个情感之触,或者是一两句问好,或者是一个微笑,或者是几句聊天,这都是让你记得这个拍摄的这个瞬间,记得这个人,记得他们给你留下的一个前段。

答:我也不知道。或者此刻认为的共鸣仅仅是符合了大众审美标准。如果泼墨仙人图放在拈花仕女图的年代,会被骂句什么鬼。

Terry Richardson错生民国时代会被直接砍头。生不逢时应该是最大的遗憾,那么每个喜欢我的图片的人,恰好证明了我有多幸运吧。

答:事后难忘代表过程艰辛。比如十多年前因为抠门租了一个特别旧的自行车,在蒲甘误入沙地,结果天黑后发现车链子掉了,漆黑一片正头疼怎么回去十多公里外的小镇,路边忽然陆陆续续不知道哪里出来七八个本地人帮我修车,那一刻我认为我就是遇到了天使。

还有年轻时候去冈仁波齐转山,遇上一个印度人高反,短短一个多小时终于不治,然而他的同胞都认为这是个幸福的事,对年轻的我特别震撼。你看这些难忘的事都是年轻,也许对我而言,难忘的就是我的芳华。

答:不是想去哪儿拍,而是和谁一起去,和所爱之人一起,和所敬之人一起,和所畏之人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