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山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!

中公教育趁亮眼业绩借钱分红,实控人豪取22亿背

时间:2020-04-06 11:13

在一片高歌猛进中,公司出现了净利增速下滑明显、占用协议班退款资金、实控人大比例借钱分红等问题,频频成为焦点话题。再结合行业竞争状况,以及疫情对线下业务(占比近九成)的冲击,我们需要在乐观声中,保持一定的谨慎。

在国内,教育培训行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。根据受教育对象和内容分为学前教育、K12及素质教育、语言培训(出国留学)、职业教育等细分领域。

中公教育所在领域是职业教育,主要服务对象是18~45岁的大学生、大学毕业生和各类职业专才等知识型就业人群。同一领域的竞争对手有华图教育、粉笔公考等公司。

中公教育公司成立于1999年,主营业务为公务员招录培训、教师招录及教师资格面授培训、综合面授培训(考研为主)和事业单位人员招录培训。

中公教育由鲁忠芳及其子李永新共同创立,经过20年的发展,已成为国内公考第一品牌。李永新毕业于北大,毕业不多久便创业涉足公考领域,他与母亲鲁忠芳可以说是现代公考的开先河者。

2018年5月中公教育以185亿元交易对价借壳亚夏汽车上市。亚夏汽车的大股东带着自己价值10.15亿的资产和10亿现金完成金蝉脱壳。要知道2011-2017年,亚夏汽车在长达7年的时间一共才赚到净利润3.03亿元!

同时,中公教育做出业绩承诺,在2018年、2019年和2020年实现合并报表范围内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.3亿元、13亿元和16.5亿元。

公司自2018年借壳上市以来,像开了挂一般,超额完成业绩承诺。2018年、2019年,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11.13亿元、17亿元,同比增长124.79%、52.79%。

中公教育业务持续保持高成长,业绩同样亮眼。2015-2019年的培训人次从55.8万人/年增至328.8万人/年,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5.8%。

细分看,公务员序列从13.41亿增至37亿,年均增速28.9%;事业单位序列从2.47亿增至12.43亿,年均增速49.8%;教师序列2.01亿增至17.15亿,年均增速70.9%;综合序列2.24亿增至14.32亿,年均增速59%。

财务上,2015-2019年总营收从20.76亿增至91.76亿,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5%。同期净利润分别为从1.58亿元增长到18.05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62%。

据年报显示,2019年中公教育营收91.76亿元,同比增长47%;归母净利润18.05亿元,同比增长57%;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7亿元,同比增长53%。

连续第二年完成业绩承诺。但其2019年业绩增速较2018年明显下滑,营收增速同比下滑7.6%,归母净利润增速下滑63.15%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中公教育普通班的收费金额在几千元不等,而协议班的收费金额则动辄上万元,有的甚至高达十几万元。而“不过退费”的营销口号也主要针对协议班的学员。

是否签退款协议下的报名费差别很大,10天10万的VIP课程,协议价格2.98万,不过全退;非协议价格1.38万。

对公司而言,虽说是全部退款,但会收取额外的学杂费,一般定在数千元(但远低于非协议价格),可以保证不会亏本。

至于如此昂贵的课程效果是否物有所值,只能说见仁见智。而之所以这种方式能够大行其道,或许根源还是相关考试领域供需关系极度不均,呈现出万人走独木桥的情况。

年报显示,2018年,中公教育62.37亿元的营收当中,协议班贡献了七成以上,最终全年实现扣非净利润11.13亿元,顺利完成业绩对赌。

公司近两年高速增长的内在逻辑,目前看来,协议班的高收费、高收入比贡献以及用户购买心理可能算一个合理解释。

中公教育的业绩增长除了本身综合实力外,也许与“不过退费”的营销口号及“预收款”的销售模式有很大关系。

协议班的盈利方式很难不产生纠纷,网上也不时曝出中公教育退款难、退款慢事件。从交钱到退费其可能要花费半年到一年时间,至少也要2-3个月。

近日,胡润教育榜首富李永新母子创办的中公教育卷入退款风波之中。多位中公教育学员在社交媒体平台、发声称中公教育退款难,超过承诺期。

中公教育以0元授课的形式帮助用户贷款,并延长退款期限,利用时间差形成数额巨大的资金池。“30-40个工作日才能办理”的退款,就这样沉淀在了中公教育的资金账户,由此可能带来部分投资和利息收益。

此外在退款流程上,中公教育也遭遇到来自同业公司的挑战。作为中公教育主要行业竞争对手,2019年12月20日,华图教育发布公告称,华图教育所有协议班学员的退费周期为10个工作日,如果学员退费超过10个工作日,欢迎学员投诉。

中公教育投资规模的确比较大。财报显示,2018年和2019年,中公教育的投资收益(理财收益和定期存款结息)和利息收入合计分别为1.61亿元和2.62亿元,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13.99%和14.52%,对近两年的高增长起到不小的作用。

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其中相当数额的投资支出,来自学员的预付学费。无论是帮用户办贷款,还是延长退款时间,中公教育的目的都是为了利润。

“现在的培训机构尤其是上市公司,并不仅依靠培训来挣钱,而是依靠稳定的现金流来完成多元的投资,实现盈利。”一位业内人士一语道破教育行业的盈利点。

3月9日晚间,中公教育发布一份颇为亮眼的财务报告,净利润大增56.5%,并拟向全体股东大额分红,共计派发现金股利14.8亿元。

而2019年末账面货币资金、理财产品和长期定期存款合计64.02亿元,占总资产99.61亿元的64.28%。账上拥有27.24亿货币资金、17.54亿理财产品、19.26亿债权投资(定期存款),其中有15亿债权投资为受限资产。

负债端,公司的短期借款高达28.67亿,占总负债43.9%,这使得2019年的财务费用达到2亿元;预收款项为26.34亿,占总负债40.3%。

问题在于,中公教育的扩张似乎不需要高额借款支持,账面也不缺钱。为什么会有占比超四成的短期借款?

而同时,公司在2018年还购入了18亿元银行定期存款。这些存款为三年期,于2021年才到期,利率3.85%到4.30%不等。

再看整体分红金额,公司2018年11月借壳上市以来,13个月分红29亿。值得注意的是,三名实控人鲁忠芳、李永新、王振东(法人兼总经理),合计持股75.32%,一共分走22亿。

而2018年分红金额占净利润比重123%——也就是说,把以前赚的钱也拿来分了。2019年分红金额占净利润82%,基本也是分光吃尽的感觉了。

两年分红金额几乎和短期借款相差无几?难道借钱是为了分红?2018年计划分红14.18亿元,如果不借钱,账上可动用资金不足分红,即使勉强凑够账上也1分钱不剩。

2019年末也是同样的道理,同时2019年又要偿还2018年短期借款,还想继续分红,所以陷入越借越多的尴尬境地。

这么算下来,28.67亿元短期借款利息高一点,损害公司利益,似乎也说得通。另一方面,待执行完2019年分红计划后,中公教育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5.67亿元,说是“清仓式分红”也不足为过。

在公司近年来业绩大爆发的背景下,管理层宁愿借钱也要清仓式分红的操作,着实令人感到费解,同时也在提醒我们保持警惕。